噢。

咸——

大地之心。

麦田[Dover单篇][非国设]

*ooc
*渣
*仏中心...?
*be
    又到四月份了,田野和三年前他们刚到这儿的时候一样美。可跟那时候相比现在糟糕太多。
    他要离开了。这是弗朗西斯一部分长达三年的人生的截点。在那之后这片麦田又会像三年前那样,自然有足够的时间来抹消什么东西。但刻在他心上的这三年用人类短暂多变的一生远远改变不了——情感让它们的伤害更加深重。人因为有细腻的情感才和动物不同,而这也是痛苦的源泉。
    一切都太快,快到来不及反应。他想着上天是不会放过他这辈子了。快四十年了,没有片刻的安宁。
    成吧,也就是片刻。
    曾经他想过逃离——各种意义上的逃离。他不想让狗屁的命运控制他,他要结束这一切,可还算是在命运的控制下自杀。没死掉。
    有的时候你真逃不出去这个怪圈。
后来他终于安定下来了,还是因为有亚瑟·柯克兰这个人,从宿敌变成爱人的这位。
    一年前他死了。自发性间质性肺炎。那之前弗朗西斯还认为他可以和爱人安定上至少十年,就在这儿,在这片麦田的边儿上。
    现在他完全成了空壳。浑浑噩噩的过了一年,他终于打算离开。
    他已经不再对世界和生活抱有什么幻想,向命运屈服了。现在命运叫他离开,他这么觉得。
    他把亚瑟留下的那些文字——柯克兰有时也写点儿东西——和干瘪的玫瑰花瓣夹到门口一人高的野草丛里,然后望着风把他们吹向北边的大陆。
    他最后看了一眼麦田边的小房子,那块绕满玫瑰花藤的墓碑突然出现在他脑子里。
    他感到胸腔里像犯了老毛病似的一阵深且久远的痛,干涩的风让他想流眼泪。
    弗朗西斯沿着小路,在走出几步之后顿住了。没回头。
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
【借梗】苏中

*继续渣慎入
*历史我真心废啊
重新审视过去时,我们需要从当下中获得满足。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    这似乎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。
    王耀从墙角拖出那个破旧的木柜,它放在那儿几乎和整个房间融为一体,毫不显眼。
    拉开柜门的时候腾起一股灰尘。除了每两个月固定的清理,他不想把时间浪费在毫无意义的回忆中去。
    这是一种可以被称为矛盾的情绪。王耀知道他该放下,而且他也这么做了。但是那些勋章,那是属于两个人的荣誉,是回忆,也是对和平无时无刻的坚守。
    历史需要被铭记,不能再有战争了。
    伊利亚是1938年初派遣的飞行员。
    五年。王耀不知道那份情感是什么。战友,或者是战火中的惺惺相惜,还是什么别的。他不敢再想下去。
    王耀轻轻把一枚红旗勋章包在手掌里。
    他曾经再也不想看见那玩意儿。
     “我们不需要什么狗屁荣誉,”过去他说。连着伊利亚的也一并骂了出来。他第一次痛恨他所背负的东西,又感到深切的悲哀。
    可这世上没有如果。
    他没想过自己能活下来,也认为伊利亚逃不过。
    算是对了一半吧。
    战争能为人类带来什么?无尽的离别与伤痛,和绝望的灰色与红色交织的天空。
    人们需要满足。至少,现在的天是蓝色。
    我们总能从与过去的对比中找到满足。
    .......真的是满足吗?
    王耀望向西边的天空。那里是十年前天地间所能看到的唯一颜色。